【恭苏】老恭每天都在自暴自弃怎么办?7

7

百里屠苏不在意什么真的假的,只要现在两个人都好好的,只要现在的所有人都好好的,就算已经被欧阳少恭杀了一百八十一次了,那也无所谓。

欧阳少恭要被他气疯了。忍受了上千年的怨恨没有爆发成功,忍受了上千年的孤寂也没有倾听的对象……他太累了,寻不到出路,只得选择自取灭亡。

他重新躺下,不吃不喝,不言不语,不起。

他这样“蛰伏”的状态让除了百里屠苏之外的所有人都暂时的松了一口气。

欧阳少恭的生命体征越来越弱,除了不明显的脉搏,连呼吸都几乎探查不到。

但是因为他的身份和曾经的所做作为,没有人觉的有什么不妥。反正真死最好,假死戒备着就是了。

但百里屠苏开始给他喂水。先是勺子一点一点的浸湿他干裂的嘴唇,然后再捏开了嘴皮子...

【恭苏】老恭总在自暴自弃怎么办?

6.

何止是急疯了,涵素几乎把整个天墉城的人都撒了出去。可如今看到百里屠苏什么事也没有的走回来,当下立刻问到:“你……欧阳少恭呢?当初我就不该同意让你去看住他,这简直就是放虎归山。”

百里屠苏见惯了涵素的暴躁,直接向紫胤回禀:“弟子和欧阳少恭一直在闭关,半步未曾离开。”

“不可能,”涵素立刻斥道,“风晴雪和陵越未曾找到你们,难道我和你师尊也瞎了不成!”

百里屠苏:“弟子句句属实。”

紫胤沉吟片刻才道:“他可曾对你说过什么?”

百里屠苏犹豫着:“他说,如果……如果我一直待在他身边就不会死。”

涵素:“欧阳少恭的话你也能信?”

百里屠苏是不信,可事实证明他真的没死。

欧阳少恭将大脑放空,所有的思维发散出去。就像误入...

【恭苏】老恭总在自暴自弃怎么办?

5

百里屠苏面上虽平静无波,心里却一直在告诫自己“假象,假象,欧阳少恭不过是在蒙蔽自己,好等自己放松了警惕再出手”。毕竟蓬莱之中也不过随口一说,哪想到欧阳少恭竟真的来到了天墉城“自首”。

他心思几度波动,欧阳少恭又是何等灵慧之人,单从他呼吸之声便已知晓他心中激荡,此时突然出声:“屠苏是在想我为什么会答应你回到天墉城自投罗网?”

百里屠苏睁眼,欧阳少恭依旧与世无争的躺在石床上假寐,似乎刚才说话的人并不是他。

“我只是在想办法。”这次百里屠苏确定了是欧阳少恭在说话,“因为我发现我杀不了你。”

欧阳少恭顿了一下,解释道:“不是我下不了手,也不是我杀不死你,而是我无法确保杀了你还能拿到我的一半仙灵。”

他又一顿,...

【恭苏】老恭总在自暴自弃怎么办

4.

欧阳少恭在“把自己饿死”的计划失败后,立刻就把目光转向了另一个目标。

一个十一二岁的小道士,自小体弱多病被父母拖了关系送到天墉城学艺。名为学艺,实际就是为了保住他这条小命。

欧阳少恭以前是见过他的,虽不知道名字但却知道他为此记恨他的父母,发誓等年长一些一定会找机会逃出天墉城,而且绝对不会再见他父母一面。

这会儿小道士被紫胤遣了来给欧阳少恭送被褥。

欧阳少恭忍不住讥讽道:“看来他还真打算拘我在这亲自看管了。”

“什么?”小道士回头,看见欧阳少恭目无焦点的垂手站着,一脸的死气沉沉。“你在跟我说话?”

欧阳少恭抬了抬眼皮,没有任何的表示。

小道士狐疑的又看了他一眼,拍了拍手里的枕头放在床头,再转过身来竟是满眼...

【恭苏】老恭总在自暴自弃怎么办

3

欧阳少恭就不是个会自暴自弃的人,如果他要自暴自弃,早八百年前就没他百里屠苏啥事了。

可如今他的样子还真有点说不准。

他饿着,却又不愿和紫胤一样静心调气,随便那么一躺,睁着眼睛就入了定。

都是活成了妖精的人,紫胤不敢掉以轻心。

而刚刚赶回天墉城的百里屠苏听到陵越说师尊封了欧阳少恭的法力并且拉着他一道闭关时,当下便要破门而入。

他被欧阳少恭骗怕了,在蓬莱里被欧阳少恭的“合作”态度勾起了最后的那点期望“也许少恭只是一时糊涂”。然而在回来的一路上,自己多少回过些味儿来。欧阳少恭视人命如草芥,一城的百姓在他眼中莫如蝼蚁,又怎会被自己三言两语化解了千年的积怨。况且自己也真的什么都没说。

百里屠苏越想越是后怕,何况身...

【恭苏】老恭总是自暴自弃怎么办(二)

2.

涵素瞪着欧阳少恭全身戒备。

欧阳少恭看着紫胤:“屠苏让我来的。”

紫胤伸出两根手指:“我将你的法力封印你不反对吧。”

欧阳少恭没直接反对,只是道:“我这具身体是靠法力维持的,你封了我法力它就不能要了。”

他只是陈述事实,并没有讨价还价的意思。所以当紫胤突然出手的时候,并没有一点儿反抗的意思。

法力被封,如同一个人一身的力气突然被抽走。

陵越架住无力下滑的欧阳少恭,抬头请示:“师尊?”

“我虽封了他的法力,但也留了我的一丝真气替他护住心脉,暂留他一命,至少……”紫胤转身看向外面的云海,“等屠苏回来。”

百里屠苏正心急如焚的往回赶。焚寂封印解除,他本抱必死之心前往蓬莱,三天性命足以。而如今,他却嫌这三天实在太...

【恭苏】老恭总在自暴自弃怎么办

百里屠苏提着焚寂闯入宫殿,看见受困的风晴雪,厉声道:“欧阳少恭,这是我们两个人的事,你放了风晴雪,你做什么我都答应你。”

“好。”欧阳少恭看了他一眼,随手一挥收了风晴雪的禁至。

“苏苏。”风晴雪扑向百里屠苏,重新入队后:“欧阳少恭,快放了我大哥!”

“千殇?”欧阳少恭走到尹千觞旁边,似乎有些犹豫,可还是在尹千觞背上推了一把,“走吧。”

“屠苏,晴雪?”眼神清明的尹千觞立刻转身,怒目而视,“欧阳少恭!”

同样咬牙切齿的还有方兰生:“欧阳少恭,我要为我二姐报仇。”

欧阳少恭有些不耐烦的双手一摊:“来啊。”

“你!”

方兰生被他的嚣张气焰成功气到,当先一步冲了出去,尹千觞和襄铃亦不甘于后的同时出手。

风晴雪迟疑了一下...

【恭苏】断刀魄26

26
宝泉之水兑出来的酒,等同仙露。刚开始为迎合不同人的口味,他们还买回各种不同的普通酒进行勾兑。然而随着每日增抢排队的人越来越多,认识他们的人也越来越多,韩云溪不得不央求百里屠苏带他到更远的乡镇去买酒。
于是嫌麻烦的欧阳少恭干脆连酒都不兑了,直接往酒坛里灌水。
末了到后门外摘几朵凌霄花随手扔进去一晃,新品种的美酒即刻诞生,他还美其名曰“凌霄酒”。
韩云溪和百里屠苏心中各骂一句“奸商”,实际上却还是厚着脸皮的向众人大力推销。
有仙露打底,销量自然分毫不受影响。而且韩云溪向欧阳少恭请示,由每日限购十坛,增加到了二十坛。
春去冬来,冬雪渐融,夏花又开。
百里屠苏每日里白天忙着和韩云溪卖酒,夜里忙着和泉灵斗智斗勇...

【恭苏】断刀魄25

25
坤三儿虽不是街头恶霸那样的歹人,但也是个有身份的暴脾气,如今接二连三的被人欺负到脸上,哪里还会轻易善罢甘休?
一拳击出,坛碎,酒洒,还有一个抱着拳头疼的嗷嗷叫的人。
同时,浓郁的酒香也扑鼻而来,钻入鼻中,竟似有止疼的功效一般,不仅手上疼痛立减,连整个身心都同时舒畅起来。
作为一个酒鬼,坤三儿馋的口水都要流出来了。
他上次刚受了欧阳少恭一掌,吐了一盆子的血,大夫说要不是他有点功夫底子,早就小命不保。虽然命是保住了,但这有活血功效的酒短时间内是一口也不能喝。
可人生就好这一口的坤三儿一天都没忍住,那是冒着生命危险出来找酒喝的。
如今憋了一肚子火的人突然闻到如此芬芳的酒香,也不顾手上碎了般的骨头疼,拾了地上...

【恭苏】断刀魄24

24
百里屠苏头疼,疼的脑仁儿里像有无数的小人儿在拳打脚踢。
欧阳少恭端着托盘走进来,一碗小粥清香扑鼻。
百里屠苏盯着他发呆,然后脑袋里的小人儿全都有了具体的模样。
衣衫半解的,全裸的,肢体纠缠的……
然后这影像不止有了色,还绘了声,哽哽咽咽,呻呻吟吟……
如此有声有色,怎不叫人鼻血直流?何况眼前这位此时穿的齐整,自己脑袋里却还是光溜溜的玉体横陈在面前。
然而似乎他在某种认知上出现了偏差,正努力忍住流鼻血的冲都拼命的摇头。
不行,不可以!
少恭是我的朋友,兄弟,我怎可对他有如此龌龊的非分之想!
欧阳少恭看着他如此痛苦的模样,又看了看桌上的清粥,想着要不要先给他煮碗醒酒汤。亦或是昨晚真的弄痛他了?
他正犹豫着要不要对...

1 / 41

© 梦里蝶飞 | Powered by LOFTER